金娱乐

<form id="ajkshdbija"></form>

<address id="ajkshdbija"><listing id="ajkshdbija"><meter id="ajkshdbij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ajkshdbija"></em>

        <form id="ajkshdbija"></form>

          
          

              表扬科学家精神 展示中国力量

               —《深圳特區報》整版刊發王選與漢字激光照排報道

              为展现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的辉煌成果,激发民众的爱国热忱,《深圳特区报》推出了展示中国科技、创新和制造实力的大型栏目“中国力量”,走进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体现中国特色、彰显民族精神的大工程大项目,通过一组深度报道,生动呈现新中国的成就,献礼新中国70年华诞。日前,该报由报社编委刘琦玮带队,来京采访了计算机研究所(将更名为王选计算机研究所)郭宗明、丛中笑以及方正电子公司相关负责人,采写了综合报道《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技術:身行方正 “光与电”闪耀星河》,于2019年7月29日在该报整版刊发。

              《深圳特區報》是深圳市委機關報,深圳經濟特區權威媒體和第一大報,也是進入中南海的報紙之一。本次采訪報道,重點反映了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技術這一偉大成就引發的中文信息處理和出版印刷技術革命,同時生動反映了王選老師頂天立地、創新奉獻的科學家精神和“大寫好人”的感人故事。該報道還采用文字+視頻的全媒體方式,同時在其新聞客戶端“讀特”上推出。

              《深圳特區報》整版刊發王選與漢字激光照排報道

              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技術:

              身行方正 “光与电”闪耀星河

              深圳特區報    2019年7月29日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琦玮 申卫峰 吴向阳 焦子宇/文

              郑东升 耿超逸/图

              王選在查看漢字激光照排系統輸出的報紙膠片

              6月中旬的北京,已是驕陽似火。

              中關村方正大廈的王選紀念陳列室裏,一張題爲《高速衛星傳版系統——給報紙插上翅膀》的深圳特區報版面複制件靜靜地躺在玻璃櫥櫃裏,這篇報道詳細解讀了計算機科學家王選的衛星傳版系統這項當時全新的科技發明。

              1999年1月30日的深圳特區報關于高速衛星傳版系統的報道

              衛星傳版系統,只是這位被譽爲“當代畢昇”的科學家衆多技術創新之一。從華光Ⅰ型系統研制成功打印出報紙樣張《漢字信息處理》,到華光Ⅳ系統廣泛爲國內報紙和印刷行業使用,到遠程傳版系統問世實現報紙異地同步高質量印刷,再到新聞采編流程計算機治理系統1994年爲深圳晚報國內首家采用……王選院士和他的團隊一次又一次從根本上改變著中國的出版印刷行業,更是讓用漢字記錄的中華文明在以計算機科學爲基礎的信息時代得以延續乃至光大。

              在传播巨变的时代 依然“顶天立地”

              1979年7月27日,漢字激光照排系統輸出了第一張報紙樣張《漢字信息處理》,而今,整整40年過去,人們的閱讀方式逐漸由紙質閱讀變爲電子閱讀,以王選的技術起家的方正集團也在順應著這股潮流前行。面對這種變化,方正電子副總裁鄭偉對記者說,盡管傳播方式發生了變化,但王老師的漢字信息處理技術仍在使用,而他留下的“頂天立地”的精神更是成爲每一個方正人的座右銘。“頂天”,要求不斷追求技術上的創新和突破,而“立地”則要求適應技術和市場變化,滿足用戶需求,更要在此基礎上推動行業革新和發展。

              而今,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迅猛發展,作爲方正電子主要業務之一的媒體業務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些年就已經根據技術和傳播方式的變化,制定了‘方正超融合智慧媒體解決方案’規劃,針對每個媒體的實際情況和媒體融合發展情況,打造了諸如全媒體生産治理系統、指揮報道系統、新媒體矩陣系統、媒體雲治理平台等一系列量身定制的方案,涵蓋了包括光明日報、工人日報、南方報業、澳門日報以及馬來西亞星洲日報等數十家國內外客戶。”鄭偉說。

              面對不斷推陳出新的技術發展,方正電子新電子板塊研發中心總經理闫國龍表示:“雖然方正電子有本身獨特紮實的技術,但技術發展以及更新叠代是快速的。所以我們與北京大學王選計算機研究所深入合作,在應用開發和技術攻堅研究層面協同合作,計算所是我們技術攻堅的有力後盾。在新研發並推出的XML排版系統,全媒體、新媒體及媒體大數據智能解決方案,力爭技術達到極致、全面,這可以說是遵照了王選老師提出的‘科技頂天’的要求。”

              在许多“0”前面 写了个“1”

              以火熔鉛,以鉛鑄字。這就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國內印刷行業的現狀。然而,當時的國外,第二、三代激光照排系統已經投入使用,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統已經開始研制。

              1975年初,已經在家養病14年的王選偶然得知了國家于1974年8月設立的漢字信息處理系統工程,即“748工程”,在計算機領域已經浸淫了近20年的他敏銳地發現了這個項目蘊藏的巨大的價值——通過現代信息技術改變當時國內落後的印刷行業。

              王選選擇了“748工程”子項目之一漢字精密照排系統,開始了自行設計和研究。

              那段時間,王選拖著病弱的身體,擠公共汽車到中國科技情報所查資料,甚至爲了省5分錢的車費而提前一站下車。經過缜密的調研分析,同時結合當時的國情,王選大膽提出跨過二代機和三代機階段,直接研制當時尚無商品的四代機。

              當然,這樣一位當時看來有些標新立異的科學家自然少不了被質疑。後來憶及此事,王選感慨說堪比唐僧取經,曆經九九八十一難。然而,一切都成功了。1975年5月,王選的技術方案獲得了北京大學的支持,成立了“748工程”會戰組,王選爲技術總負責人。1976年9月,在王選帶領課題組成功完成將漢字字形壓縮信息複原成點陣的模擬實驗後,漢字精密照排系統的研制任務被正式下達給北京大學。1979年7月27日,通過漢字激光照排系統輸出了第一張報紙樣張《漢字信息處理》,1980年9月15日,成功排出第一本樣書《伍豪之劍》。這套原理性樣機後來被命名爲華光Ⅰ型。

              原理性樣機輸出了第一張報紙樣張《漢字信息處理》

              王選的親傳弟子、北京大學王選計算機研究所現任所長郭宗明說:“華光Ⅰ型雖然只是原理性樣機,但卻實現了從0到1的質變,也可以說,王老師寫了個1,才讓後面那麽多0有意義。”

              郭宗明接受專訪

              讓科研成果擁抱市場

              回憶起恩師,郭宗明說,王選這樣的老師在當時以教學和科研爲主流的高校裏有點特立獨行,因爲他花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把技術成果轉化成應用,而幸運的是,北大包容了這樣特立獨行的王選。

              2019年7月,王選生前的秘書叢中笑在回憶文章中寫道:“把一個科研項目從技術研發到打造成爲有競爭能力的商品,進而占領市場,是一個十分艱苦、‘九死一生’的過程。”上世紀80年代初,華光Ⅱ型系統的研發遇到了最坎坷的時期:英美日等國外廠商大舉來華,用戶和業內人士不看好國內系統,紛紛購買進口系統,團隊科研人員在評職稱、出國進修的壓力和誘惑下不斷流失,同時系統軟硬件穩定性差,故障頻出……一時間內外交困。

              此時的王選頂著壓力,時常擠公共汽車往返于北大和當時的用戶單位新華社之間,帶著團隊解決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題,最終使系統達到了用戶要求。1985年5月,“華光Ⅱ型計算機-激光漢字編輯排版系統”通過國家經委主持的國家級鑒定和新華社用戶驗收,這意味著華光Ⅱ型系統正式走出實驗室,成爲我國第一個實用照排系統。

              此後,華光Ⅲ型、Ⅳ型系統在中國鐵道出版社、國防工業出版社、經濟日報社等單位試用成功。緊跟著,王選和同事們又設計出TC91、TC93等第五、六代照排控制器,以此爲核心的國産照排系統快速占領市場。到1993年,國內99%的報社和90%以上的書刊印刷廠采用了國産激光照排系統。我國的印刷行業基本告別了“鉛與火”,迎來了“光與電”的時代,也走完了西方四十年才完成的技術改造道路。

              “頂天立地”踐行一生

              2004年4月21日,王選爲科技日報題詞“科技頂天、市場立地”,頂天立地的科研精神,而今成了金娱乐和方正人的座右銘。


               

              在激光照排技術成爲市場主流後,王選再次提出“根據市場需求進行技術創新,再用創新的技術引領技術改造、創造新市場”。于是,基于異地同步出版的需求,遠程傳版技術問世了;基于彩色出版物受制于進口電子分色機的困擾,王選又帶領團隊研制出了彩色照排系統;順應國際開放技術潮流,方正93系統研制成功,贏得了明報1400萬美元大單;而1994年,可用于畫刊、彩色雜志的高檔彩色桌面出版系統問世,不僅快速全國推廣,並且進入港澳台、東南亞和北美等地,迄今爲止已占領了海外80%以上的華文報業市場……

              談及王選,北京北大方正電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方正電子)副總裁鄭偉由衷地說,王選身上有一種敢爲人先的創新精神。

              王選不僅是一個實驗室裏的科學家,他非常注重收集用戶體驗進而對産品進行升級改造。采訪中,鄭偉仍然清晰記得當年跟隨王選南下深圳爲深圳報業客戶服務的情景:1994年,王選團隊研制的新聞采編流程計算機治理系統被深圳晚報首家采用,王選帶領部分團隊成員來到深圳,指導用戶使用,並收集用戶使用反饋信息。1996年,王選帶著剛加入方正不久的鄭偉來到深圳特區報,對剛剛上線的廣告治理和制作系統進行了數天的用戶走訪,而這些都成爲該系統改進升級的关键參考。

              關于“頂天立地”,王選這樣解釋:“頂天”就是要有高度的前瞻意識,立足于國際科技發展潮頭,對未來技術或下一代技術作儲備,進行預研和探索,以不斷追求技術突破;“立地”就是商品化和大量推廣、服務,形成産業。這位將一生都奉獻給了漢字信息處理技術的科學家,他是這麽說的,也一生在堅定地踐行。

              曾有人說,世界上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武俠小說,同樣我們也可以說,世界上有漢字報紙的地方,就有王選的漢字信息處理技術澤被一方。2007年12月,由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台發現的國際編號4913號小行星被正式命名爲“王選星”。從此,“王選星”承載著人們的思念,讓漢字信息處理技術的光輝永遠閃耀在人類文明的宇宙星空。

              记者手记:超越的是技术 传承的是精神

              位于北京中關村成府路298號方正大廈的王選紀念陳列室總共不到300平方米,這一片小小的空間,記錄著中國印刷技術由“鉛與火”邁向“光與電”那段輝煌的曆史,而距此6公裏外位于上地五街9號的另一座方正大廈裏,一項項新的技術創新正在這裏誕生。

              就在上地五街的方正大厦里,闫国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方正电子的技术研发,始终围绕着王选的汉字信息处理技术而展开。而今的方正人正在向更广的技术领域拓展,每一项技术创新都是对王选汉字信息处理技术的传承与致敬。郭宗明也特别提到了“顶天立地”的最新英文翻译,World class technology,world wide applications,直译为“世界级的技术,世界范围的应用”。这是“顶天立地”在新时代的诠释。

              王選遺囑第7項寫道:“我對方正和北大計算機研究所的未來充滿信心,年輕一代務必超越王選,走向世界。”誠然,王選漢字信息處理技術的繼承者們正在技術層面努力踐行王選夙願,追求創新,不斷發展,在對“頂天立地”以世界爲範圍進行外延拓展。

              但是,郭宗明同时提到,金娱乐已正式更名为王选计算机研究所,“这个研究所是王教师创建的,继承的精神也是王教师的精神。”而郑伟在采访中也强调,王选“创新、奉献和工匠”的精神是方正人的基因和血脉。

              或許,在技術進步日新月異的時代,王選紀念陳列室裏記錄的技術已經是過去時,方正“年輕一代”正在技術領域不斷創新,奮力超越王選,但王選精神是漢字信息處理技術的繼承者們要永遠傳承下去的。

              人物专访: “好人”王选“一生心安”

              ——訪王選生前秘書、北京大學王選計算機研究所王選紀念室主任叢中笑

              叢中笑(中)接受本報記者專訪

              一件青花瓷藍襯衣,一頭幹練的短發,一臉和藹的笑容,叢中笑就這樣走進了王選紀念陳列室,在這裏接受深圳特區報“中國力量”采訪組的專訪。

              從1998年直至2006年2月13日王選逝世的這段時間裏,她擔任王選的秘書,親眼目睹了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在生命最後幾年裏如何忘我工作、奉獻本人最後的余熱。提起王選,叢中笑聲音裏帶著些許哽咽,“好人,一個大寫的好人。”她這樣說。

              为国家好 主动挑起科研重担

              王選曾說,一個人只有把工作和國家的前途命運聯系到一起,才能創造出更大的價值。叢中笑說:“王老師說他一生有十個重大選擇,其中之一便是選擇了漢字激光照排這個項目。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借此改變傳統的印刷行業。”記者參觀王選紀念陳列室時,叢中笑講到一件轶事:1989年,國內某大報花費430萬美元引進美國HTS公司的照排系統,美國方面解決不了漢字信息處理的難題,導致系統遲遲不可使用,王選考慮到國家並不富裕,外彙不可白花,主動帶領北大科研團隊對該系統進行技術改造,僅用了半年時間就讓該系統成功投用。

              王選在遺囑中提到,我對國家的前途充滿信心,21世紀中葉中國必將成爲世界強國,我能夠在有生之年爲此作出一點貢獻,已死而無憾了。“這可以說是我們現在提倡的科學家精神,也是爲國家爲人民鞠躬盡瘁的家國情懷。”叢中笑說。

              为新人好 毅然退出科研一线

              1993年,王選公布退出科研一線。問及原因,叢中笑說,其實就是他利用春節做的一個方案被他的一個研究生一句話否掉了,“王老師,我們現在電腦上有一個功能就能替代你的方案”,那一刻,他覺得本人不可再在一線幹活了,不然容易分鸸指揮的錯誤,于是他退了下來,一大批有活力的年輕人被提拔使用。

              照片上的王選看上去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不過叢中笑說,對他喜歡的人,尤其他喜歡的年輕人,王老師特別地健談,“可以說是神采飛揚,假如記者采訪,他巴不得一個一個地都給記者介紹一遍。”叢中笑說,王選還會把每一個年輕人的情況甚至他們的家庭情況都記下來,必要時一一關照。

              为他人好 心里永远装着别人

              王選在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後曾說,他一生得了二十多個獎,但這一刻卻把小學五年級得的一個獎回想起來了,所有的獎裏面,這個是基礎。他說的這個獎名叫“品德好、最受歡迎的學生”。這不是一個正式獎項,連證書也沒有,也可以叫做“好人獎”。王選說,青少年時代就應該按好人標准培養,只有先成爲好人,才能做有益于國家、有益于人民的好事。

              然而,“好人”王選卻沒有對本人好一點。一個塑料茶杯,一副塑料框的眼鏡,一件灰色小翻領西服,一條只有見关键客人時才會系上的領帶,在莊重肅穆的王選紀念陳列室裏顯得那樣的簡樸。叢中笑說:“王老師有個好人觀,季羨林先生說,‘考慮別人比考慮本人稍多一點,就是個好人。’王老師覺得可以再降低一點,‘考慮別人和考慮本人一樣多就是好人。’”

              但現實中的王選從來是對別人比對本人好。在王選紀念陳列室一隅,陳列著幾十張捐贈收條及捐贈證書,捐贈金額幾十元幾百元到10萬元甚至10萬美元,落款時間多爲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而這只是王選夫婦捐贈的部分收據。甚至在臨終時,當看到搶救無望,王選和夫人陳堃銶共同做出了停止輸血的決定,是爲了把血留給有需求的病人,“他在遺囑裏說了,假如搶救無望,他不願意浪費國家和醫生們的財力物力和精力。”講到此處,叢中笑停頓了一下,聲音哽咽。

              2006年2月13日,王選逝世。妻子陳堃銶的挽聯上如此寫道:半生苦累,一生心安。“有一首歌叫《好人一生平安》,但陳老師說好人不一定一生平安,他可能會經曆這樣那樣的磨難,應該是好人一生心安。王老師是心安的,因爲他沒有做過對不起他人、對不起國家的事情。”叢中笑說。

              深圳特區報相關報道鏈接:http://sztqb.sznews.com/PC/layout/201907/29/node_A05.html#content_699993

               

              CLOSE

              上一篇 下一篇
              娱乐平台介绍 什么是彩票 彩票种类 全球大盘彩票 全国彩票玩法 棋牌游戏介绍 捕鱼游戏技巧 街机游戏介绍 老虎机介绍